岁寒

无人必拖 是病得治

《再寻》-1-(男暗云)


=================================================

风冷寒鸦渡。

夜晚的风穿透早已破烂的衣衫,又吹干了身上血迹。

黑灯瞎火,毁尸灭迹是再方便不过了。乌鸦...大概也要来渡我了吧。

他缓缓抬头,望向唯一的亮处。恍惚想起了在门派和师姐月下扯皮的场景。

可是师姐已经不在了,他...也回不去了。


"我再问一遍,那东西在哪?"对面的人逼问。

呵,这些虚伪的朝中人啊...

江湖人有江湖人的处事方式,杀人偿命,一报还一报,也只有这些官人磨磨唧唧拐弯抹角。

"再说一遍,我不知。"他淡漠的回答,双刀之中的一刀已经被击飞在不远处,便将剩下的一刀插入地面撑直自己。

"别以为你们换了个皮就不知道你们是谁的人!怎么,这么急着要杀了替罪羊吗!"一直扶着他给他渡气的青衣女子怒道,

"好了,别说了。"

"可我就是生气,"那女子身上也不见得好到哪去,轻薄的衣袖已经碎成条,白色的裙摆也全是带血的污迹。

"你明明什么都没做,偏偏有人要把这事扣在你头上,凭什么?"

他没回应,对面的人也没有。

事情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他心道,当然是有人敢做不敢当,事情被扩大便急于脱身,寻个顶罪的上交了事。一个杀人无数的人去偷个东西,不会有人质疑的。这事情粘上就躲不了。

今天,注定会交代在这里。他的头已经开始犯晕了。


这时身边的华山给女子传音道,

"我一会出招,你先带着师父走,随便去哪里。"

看到女子点头,他便悄然吞下一个药丸。

"记住,千万别回头。"然后,招起。

女子突然化出蝶翼,抱着他一个冲击,逃离了这里。


意识被风吹回了些,易峤睁开眼就看到那冲天白光,分明是之前从未有过的纯度。他心一暗,知道这是用了刺激的药,后果可想而知。

他再一偏头,就看到身边流光溢溢的飞翼颤动,脆弱的像要被风吹散。

终究是自己拖累了他们。


"顾莲...抱歉了..."前不久承诺过的山林闲居的日子,这下也过不得了。

"别,"她费力咬牙吐字,泪却先流了下来。

"我不怕,你知道的。我只是...只是心疼你。这都叫什么事儿?那些朝廷的走狗..."

他心里倒是没这么大怨恨,只是觉得不屑。他是暗影,能杀人自然也可以被人杀,他不怕仇人来找。只是这从未做过的事,非要让他承认,他心里剩下的也只是嘲讽了。

他这一生,父母早逝也没什么感情,门派为家却总是新人换旧,只心上有那么三两人,让他牵挂。

一个是那主动拜师的华山弟子,还有一个,便是这青梅竹马的云梦姑娘。

他盯着顾莲不整的头发,道"或许我不该回去找你...你大可做你的云梦弟子,光明正大,受人敬仰,游遍天下做个明医。"

而他,接着不动声色在暗处做一把嗜血刀就好,人间所有的龌龊与罪恶,他来了结。

"你若在地狱,我绝不回天上。"她说。

他心里微酸,我的傻姑娘啊...何苦呢。

飞行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这时他们已经飞到了山边,向下是看不到底的深渊。

顾莲用力抱紧了他,他的头便搁在女子消瘦的肩膀上。青光大盛,缓缓包裹住二人,似要燃烧掉所有的生命力。

"下一世,不要让我等那么久。"她在他耳边说,声音柔柔的,有些许无奈又带着点撒娇。

下一世...他还会有下一世吗?

他茫然的望向明月,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亮点,他伸出一只手指向那处,觉得第一次离它如此之近。

光总是这么难寻难得,想靠近便需要拼上身家性命。

他这一生,杀过富商,斩过贪官,也与其他门派的人交手过,随时做着提命的准备。看过人间苦处,自己也渐渐释然,却还是暖不了一捧凉血。

原本已经不渴望了,是这个姑娘,撕开他束缚自己藤蔓,一点一点成为了他唯一的明月光。

可惜,江湖易进难退,终是洗不清,躲不掉。

若有来世,早早与你还家,策马天涯,桃林溪边,煮酒或是赏花,都依你。


眼皮好重...他感觉自己在下坠。

已经做不到再睁开眼好好看着对方的眉目了。

顾莲...下次...我去找你。

=============================================
序章

自从她攒钱买了壁咚。。。
就每次一条之后开始各种地方咚
根本招架不住
还说我软

[ps下次攒大招写男暗云]

《久伴》(下)(女暗云)

        我真的是佛系萌新,打架什么的都不懂的。
     大概长了一点,日常塞不下啦。
================================================

       自那天起,但凡卿倾出现,只要暗香在便会跟她打招呼,接着开始组队一条,队长永远给卿倾。

      每次打怪卿倾都紧紧盯着那紫光闪动的前锋,生怕她一个不小心被打了个高伤害。然而并没有,虞兮打的凶猛,也躲的灵活。她握紧的灯松了松,这才去看别的队友,及时疗伤。

     做完了所有任务,队友渐渐全部离开,她们又开始四处游走。两个人,就这样一个没啥目的的溜达一个没啥想法的跟着,也没什么话。

      不过有一点不会变,就是每次结束后,暗香都会主动抱抱她。



       第一次的时候卿倾被那个调戏的动作弄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摆。多抱几次也就习惯了。

       她对虞兮说,总有一天也要弄个抱抱,看看会不会如此调戏她。

        “我抱你就行。”

        短短几个字轻飘飘地堵住了所有嬉笑的话。

       唔。。活到这么大,没人教她该如何处理这种话。她也只能低下头去尽可能藏起脸上飞霞。
     


      实在不知道去哪,卿倾就把队长交给虞兮。她乐于这么不紧不慢的闲逛,一来她着实是哪都没去过,看到暗香那个围墙都会赞叹一句好高,二来,她并不是很喜欢那风烟瞬息过的江湖。


       虞兮不仅武功好,轻功也是甚是熟稔。她带着她飞去鸡鸣寺塔尖,先一步稳稳的站在了那最高顶端。

        卿倾总是滑下去,便放弃了追随,停在了塔座上。她觉得是一样的高空壮阔之景,一人之距无差。也不知旁人执意登那塔尖作甚。

       从这可以俯瞰大片金陵之地,风甚至那孩童放的纸鸢,就飞在她身前。登高望远,心神开阔,便觉得那些平日的小打小闹小委小屈都不算个事。

       她坦言自己轻功不好,从不去爬楼。暗香便要教她,顺便把地点定在鸡鸣寺。

       “这里,直接四段跳。”

       “按住方向键再跳。”

       “我带你一遍,落地之前小心,不要摔伤了。”

       “唔。。我尽量。”

       然而还是残了个血,眼前一片红色。卿倾随意给自己放轻功回血,开始思考。

        ...奇怪,每一步都是按照暗香提醒的去做,怎么就飞不高呢。卿倾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暗香又一次示范。

       蹭着墙皮落下,再跳起。就这样快半个时辰,都处于反复横跳却连个房檐都没摸着的状况。墙皮都变白了。

        这时暗香的声音传来, “必须是快跑模式才能三段。”


        ...她擦了擦汗,有股莫名的劲冲上头。

        干吗?

        打她。

        “你怎么不早说!!”她顶着一张长时间上下运动之后红扑扑的脸。

        “额。。忘了。”暗香的武功以快很准为原则,向来是要求速度为上,从不去刻意记这个问题。

        大概第一次看卿倾发火,虞兮惊了一下,窘迫的偏过头去。

        然后又抬头小声说了句,“...真可爱。”

        “......”她顿时又不知该怎么发火了,却还是恶巴巴的说,

        “...想打你。”

        “嗯,打吧。”对方回的也爽快,老实的离她几丈远,背刀于身后,站着立好不动了。

         ......卿倾最终没有插旗,放弃了白打的权利,虚晃了一下灯,又叹口气放下,转身练习“真正”的轻功去了。

        暗香摸摸鼻子,步伐微移跟在她身后,默默看着她飞起。反正,她是看不到的。



        果然,卿倾觉得身体轻盈了不少,稍作练习,她便踏上了塔旁的屋顶。调整呼吸向着塔跳去,发现也不是什么天大难的事情。

        “...咳。”她张嘴要道谢,谁知对方说了句可以的,又要带她去一处华山秘密之地。

       是一处难寻的地下,当她一脸懵的看着自己顺空的血条才意识到这地方,不是地下三尺的程度。

       这时暗香才说,“...小心它很深。”

       ......卿倾又开始觉得手里的灯蠢蠢欲动。

       ......暗香又开始摸鼻子。

       “咳,你好可爱。”

       “...没事说我蠢也行。”

       “可爱,超可爱的。”

       她们一起把宝藏埋在这里。


       卿倾喜欢蓉蓉姐,时不时就要去给她送些小礼物,虞兮便顺路带她去看中原的大风车。

       她在风车上跳来跳去,新奇的不得了,累了便跃上顶去找暗香,就地一趴,开始叨咕,

       “真不知道为何那么多人都喜去嫖蔡。。蔡什么来着?我就不感兴趣。”她的下一句是我就喜欢蓉蓉姐这样的,没等她出口,旁边暗香就随口答,

       “嫖我就行。”



        ......假暗香吧。她心一梗,慢吞吞的说,

       “唔。。不会。”

       “嘤嘤嘤。”

       摔!这个又会调戏又会卖萌的暗香不是兰花先生亲自捡的吧!自己偷摸溜进去的吧!她也来了劲,一个起身,手拍在虞兮肩膀上,

       “乖乖躺好??这样??”

       “躺好了。”虞兮哧溜一下躺在她脚边,卿倾感觉自己的裙子都能飘到她的脸。

       “。。下一步,脱光!”她硬着头皮说,却也有点装不下去了,瞥了几眼要转到天荒地老的风车的风车。

      ...这东西是不是越转越快了???

       “脱咯。”虞兮的声音瞬间又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这么快,转眼间地上的人只穿了见淡薄的白裙,连鞋子都不见。

       “...还真能脱啊。”她深吸一口气。

       “下一步...下一步...”完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暗香适时飘来六个点。

       “啾!”她突然蹲下去飞快亲了虞兮的额头一下,却没想到声音这么大,顿时又羞又尬。

       地上那人善解人意的解了围,也给了她一个巨大响声的额头吻。不,是三个。

       “啾啾啾!”

       ......她觉得自己也要变成那转圈的风车开始晕头转向了。

      “你一点都不攻。”她指望能突破对方自尊心。

      “论剑的时候很...其他时候就不了。”

      “...啧。”好像没什么卵用的样子。


      偶尔卿倾会调皮一下。金陵完成任务,她看虞兮没跟随,便偷摸的要去躲在三生树后,想看对方会如何反应。

        谁知还没到目的地,对方便瞬移到她旁边来了。这使刚跑起来的卿倾挫败一瞬,闷闷的说,

       “我刚要藏起来。”

       “你要藏哪。”是个不是问句的疑问。虞兮也没要她答,接着说,

       “我都会找到你的。”

       “该遇到的总会遇见。”

       这本该是嬉闹的一出被这几句话一撞,生生变了味道,海誓山盟一般。

       恰巧又是在三生树下,这棵不知寄寓了多少人情丝的古树,正柔柔的摇曳着枝杈,沙沙响着。

       卿倾有些尴尬,胡乱想找点事情说,偏偏触景生情想到了前些日子的踏青节,

       “我,,我那个,之前踏青节都没做过,找不到人找的人又有人了,就放弃了,也没咋来过这里......”
       “没关系,以后有我了。”

       完了,自己,大概是去哪里都躲不掉了。




尾声

       她们又一次在十二连环坞的小篷船上躺着,贴的极近。

      这是卿倾觉得最安心的时刻,什么都不用想,就随着船感受水波轻动,和身边人的呼吸就够了。

      “这是要同床共枕吗?”暗香三分欣喜的说。

      “唔,没有被。”才不要被撩拨动摇。

      “天为被。”

      “水为床...等会。”

      卿倾接完才反应过来好像方向要不对了,赶紧打住的开始说哪颗星星最亮。

      虞兮轻笑了几声。


      静静待了一会,虞兮突然说,

      “想把你娶回暗香。”

      “...诶?”

      她们所在的船就在岸边,虞兮便跳上了岸。

      正了脸色,将双刃解开举过头顶,又插入地面,手移到胸口,虞兮郑重的开口,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愿娶卿倾为妻,今生今世只对她一人好。”

        卿倾没想到这一出,无措的愣了好一会,然而当她一抬头撞入对方的眼睛,就知道,自己是拒绝不了的。

       那双眼睛里,有杀伐锤炼出的冷峻无畏,有门派教养出的果断淡薄,也有恰逢良人的迷恋柔情。

      她暗笑自己,不是已经陷进去那么多次了吗。

      她不再犹豫,也坚定的望着对方。将青灯放在虞兮的匕首旁。

        “江湖有我,久伴卿侧,吾亦心悦于汝。”


        虞兮牵起卿倾的手,将手指一根一根嵌入对方的指缝中,像要将对方的灵魂也如此,纠缠难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而那连耳尖都发热的人,思绪却飘到更远的将来,仿佛看到她们依然并肩而行,穿过黄昏与树林的画面,遂笑着回应,

       “春夏渡舟,秋冬煮酒。”

       一年四季之滋味,均要与你细细品过。


       这江湖有你,久伴与我,踏一踏又何妨?







     “...等等你脱这么快的吗?”

     “嗯,迫不及待了呢。”

     “...”

Umm这就是我们了(*•ω•)暗香小姐姐真的话少但是甜
女儿正在向邻村的武当儿子缓慢靠拢

《久伴》(女暗云)

悬赏来的缘分???现实和游戏混插 可能有点乱
改了改会有后续
——————————————————————————————————————————
卿倾是个低调的云梦姑娘。

偶尔挑几个任务做做,既不去关注江湖之事,也不去勾搭江湖侠士,修为随缘升。

大佬那么多,不差她一个。

江湖啊。。这么乱,茶馆听书,什么兄弟阅墙,情仇恩怨,背信叛道。

一报还一报,何时了?

她不想入的太深。看过不同的人的将死之时,最后的眼神,流露的都是,

想活着。

那又何必糊涂一遭?


打麻衣必会申请有高修师姐的队伍,如果队里只有她一个云梦,她会弱弱的在队伍里说,

“唔。。奶不够我尽量奶。。”

有时队伍里的高修大佬们会说,

“不慌。”武当道长淡定说。

“没事。”华山剑客自信道。

随便奶几口也就过了。


有一天她生出个梦想,立志奶人。

她不想打架,只希望能安安稳稳的救治别人,于是变得勤快起来,天天跑任务一条,与师姐们讨论医术。

修为渐渐升了起来,打本也慢慢有了底气。

她因门派任务跑过各个帮派,路过暗香的时候总在想,这么黑漆漆的天也不知道他们轻功会不会撞树之类的。

再有就是江湖闯的多了,经常被秀,久来久之也略有羡慕,有了待良人的想法,遂去寻问师姐。

师姐说“多皮就会有故事。”

思考一会,她把头衔改成了“唔。。抱抱?



就这样过了两天,再一次打完只有她一个云梦的麻衣后,她挂机去买饭。

在上线看到20多条消息有点蒙,她把饭放下,刚要看
消息就发现自己正被散发紫色幽光的技能环绕着。

血条刷刷掉。

???

她原地复活了一下,去点消息,是两个暗香女侠。一条条翻。

第一个叫虞兮的女侠半个时辰之前就发了消息。

“小姐姐,那个。。接了你的悬赏,能脱下装备吗?”

“小姐姐??”

“你。。你别挂机啊我不忍心下手。。”

“在不在。。”

“。。我要没时间了对不起了。”

她内心一串“???”,赶紧打字,

“???什么情况。”

“你被悬赏了,等你脱装备等了好久。”

“我要完成悬赏任务,必须杀你一次。”

“我。。我我在买饭。。。”

“......”

“对不起。”

“不是。。什么情况我为啥被悬赏??谁?”

“不知道。。你可以看看墓碑。”



她又去看另一个女侠,内容差不多,不过最后一句是,

“怎么回事??我还没动手你就死了。。”

她内心又好气又好笑,回

“噗,另一个暗香女侠下的手,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我这是第二次接单,小姐姐帮我完成下任务行吗...”

“那你等我脱了吧。”各行各业都不容易啊。。她没多大抵触。

自己这个义士也只能打打搞事的江湖闲人。

全卸下,她说可以了,暗影便动手。

完毕,这个暗香道了谢,顺便送了她一朵木芙蓉便离去。



她听暗香虞兮的话去找自己的碑,第一个写着1,第二个写着恶心。

唔。。还是想不出来谁能这么烦她。

她回复暗香墓碑的字,暗香给她提建议。

“你可以想想得罪了什么人。”

“我都不认识谁啊天天兢兢业业打本。。。”

“那也许是你打本没奶住队友他们记仇了??”

“不能吧。。我奶不动之前都会说一句,而且一般都是大佬也没啥事啊。。”

暗香发来了组队邀请,她同意了,选择跟随。

这时她才发现这个叫虞兮的暗香一直在她墓碑旁边。

“算了想不到。。就这样吧。”



这时对方发来了抱抱申请。同意。

“///”她环着她的脖子,近距离看着她。

微微上挑的眼角,画着一抹淡红。嘴角也是上调的,细长的眉却不是扬起,而是微坠。

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冷酷寡淡的杀手,倒像是个执笔从针的大家闺秀。

“小姐姐真好看。”暗香笑嘻嘻的说。

“唔。。你才是,很美。”



她抱着她走了长长的一段路,停下了。

卿倾本以为这件事,两个人就到此为止了,准备说告别的话,谁知暗香问到。

“打坐了吗?”

“没。。我不怎么打坐因为找不到。。”

“我带你去吧。”

“。。好。”

就这样,她骑马跟在她身后,与她一起穿过暗香朦胧的薄雾,飞过华山起伏的雪山,掠过云梦清澈的溪涧,踏过林间平坦的小路。

看着她的长发随着动作一甩一甩的飘着,好似随着风要抚到她的脸颊。

鸟鸣,马蹄声,榆树抛下的斑驳影子。莫名觉得安心。

那些疑惑,郁闷和被悬赏的愤怒不知觉悄悄降了下去。

打坐的时候她说自己的称谓本来是立志奶人,这几天才改成抱抱。

暗香问“......是什么让你有了这个改变?”

“唔。。大概寂寞久了。。。”她无奈一笑,突然觉得那个人是因为她的称呼不顺眼才悬她。


最后一个打坐点,

她想道谢又觉得对一个刚刚杀了自己的人说有点别扭。纠结了一会还是把这句话打了出去。

“没事。”她站起来。

“你还有什么任务,我陪你。”

“唔。。打了工,薛家庄什么的。”

“好。”虞兮把队长移交给她。

她并没有选择跟随她,先她一步在前面探着路。

杀敌的时候便永远冲在最前面,双刀飞舞,带起一片血色。

这时卿倾才想起。是啊,她本不是什么纤柔女子,她,生于暗香,奔在江湖。

是来去自由的暗影之风,与她不同。


打完了工,卿倾说了一声。

暗香又问她要不要去划船。

“...好。”


虞兮寻的是个小竹筏,两人的位置。

暗香女侠在身后撑着竹竿,她在前面看着风景。

两个辫子随着风晃动,她看着水纹一圈一圈悠悠的荡开,有点想把脚伸到水里坐在筏上。

还是没忍住这么做了,撩起衣裙小心翼翼的坐下,水像丝绸一样过,很舒服。暗香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看着她。

结束了杀戮的暗香又回到了安静的佳人样子,将刀背于身后。

好闲啊。。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对她这么。。贴心?她想是因为愧疚或者补偿。

木筏已经要到岸边,她问,

“你每次接单都这么安抚受害者吗?”

“不是。”她顿了顿,

“只是觉得你很可爱,就一直跟着你。”

“...(捂心口)”没想到的回答,卿倾错开视线。

师姐,我好像被一个暗香女弟子撩了,甚至心脏怦怦跳怎么办 。

《滴水之恩,师父来报》-2-(武华武)

嗯最后大概是华武 到此还比较模糊
——————————————————————————————————————————
    小子打本之后连升好几级。
    他半个身子都在华山身后,仰头盯着。
    我瞅着他那个崇拜的毛茸茸亮晶晶的眼神,摸了  摸胳膊。还是语重心长的说,
     “小兄弟下次不要勉强,多点人在打,最好有个奶妈,比较稳定,啊。”
    ...
    没有回应。

    对方连眼风都没给我,依然保持那个角度少女动春心般仰视着他的师兄。
    现场静默了几秒。
    “说话,人家在教导你。”那个华山回头拍了他一下。
    小子瞬间收了所有少女表情,面无表情的一作揖,
    “道长说的是。”
    然后又瞪大眼睛盯着。

    ...我肩膀上的毛要不要借你当个尾巴摇一摇??
    陪你出生入死死了又死依然不离不弃的是你爸爸(划掉)道长我。
    有了爹忘了娘(?)吃里扒外(?)的小兔崽子。
    。。算了,谁让我修为低呢。
    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舍弃生活玩家的身份,投身于升修为的大事。

    大概是看到了我憋屈的面部表情,那华山哈哈一笑,连带着硬朗的头发轻微颤动,他一把揽过小华山的肩,对他说,
    “对你好的人,不可忽视,记住了。”又对我说,
    “小道长,万里去?”
    我恨不得把这个夺我所爱(?)的家伙打进土里,那还想跟他呆在一起自己尴尬。可是转念又想看看他厉害到什么程度,遂答应。
   骑马的时候他回头向我看来,
    “本人风巽,敢问道长。。”
    “萧寒。”我冷淡落下俩字。

    嗯,我见识到了。
    确认过眼神,是我打不过的人。
    我大招都没攒够,就结束了。于是只能在任务间歇答题收些铜钱。
   坐在椅子上,捧着刚上的清茶,我瞟向对面光芒更圣的星星眼,心里呵呵一笑,又坐远了些。

     风巽仰头灌下一杯热茶,满足的把茶杯放在桌上。他旁边的小华山也学着他的样子要灌下肚子,却在下口时猛烈咳嗽起来,我连忙起身要给他拍背。
    “你别勉强...”说完我就想打自己脸,nm别人都不在意你,你还颠颠往前凑。手没碰着背,倒是碰到了风巽也拍上去的手,手掌与手背相贴,我连忙移开。
    奇怪,都说华山天寒地冻,本以为那里的人体温也会受影响,怎这般暖和?
    我这边正在愣神,想着刚刚摸到的微凸起的血管,那边却已经换了场景。

    风巽连拍了几下,等他气平了平,道,
    “刚才一路,我瞧着你反应还算灵敏,筋骨尚可,多加修炼必不会差的,你可愿拜于我门下?”
    小子刚喘口气又咳起来,咳到脸涨红。
    “我!咳咳咳...我愿意!”
    “好!”风巽一拍桌子,冲我道,
    “寒道长来做个见证吧。”
    “...啊?”发个呆的功夫,我错过了什么?
    “帮个小忙。”他笑着说,露出一排白牙,明朗的让我说不出拒绝的话。

    寻了夫子庙,我站在一旁见证了这师徒关系的产生。心里泛起淡淡羡慕。早年独闯江湖,哪里知道拜师父,不过弯弯绕绕跌跌撞撞的也这么走过来了。这小子,真是好运。
    礼毕,我走上前对他说,
    “听话,你定能成大器。”
    “嗯。”小华山这次对我笑了,重重点头,很真诚笃定。
———————————————————————————————————————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哈
本来短完的我估计还得有下一更了,嗯应该是华山成男撩人专场。
明天再修补一下。

《滴水之恩,师父来报》(武华武)


根据亲身经历改编
最近入了楚留香的坑hhh
————————————————————————————————————————
刚匹配到队伍传送到副本入口,就看到队伍列表的人一个接一个消失离去。
短短几秒后只剩下一个队长和一个我。
我???
内心疑惑刚起,就看到自己被队长带到场景中。
卧槽!
兄得,这么着急的吗?
我看着他前面的数字36,再看看自己虽然一百多级但惨不忍睹的修为,特别想问谁他给你的勇气。
谁给你的勇气?!是贵派的冰湖游泳吗?!
一首《勇气》送给自己。

“没奶,没奶啊!”
我拼命在当前页面喊,然鹅在前面赶路的小子没有回应。我想这可能是个百分之百的纯新,于是又在队伍里喊。
“没奶!”
他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继续策马向前。
这娃不会连奶是什么都不知道吧。。我内心mmp,纠结于他是不会看消息还是不想理我。

...算了,尽力而为吧。我不忍心抛下这个小新人,便跟着他往前跑。途中打打小盗贼勉勉强强的过了,现在迎来了boss。

我被这小新人唬的一愣一愣的。

眼看着那个人像愣头青一样贴着boss甩技能,血哗哗往下掉,不禁感叹一句英雄年少,胆大腰好。
踩着蛇形走位上前周身在boss身边,暗搓搓的边躲边眩晕+甩剑噼里啪啦一顿放,尽量保持血量。
那boss终于被我的猥琐激怒了,轮着大刀像我奔来。我看着他那张布满褶的发狂的脸,赶紧运起轻功准备跑,边跑边摆阵拖延。
余光瞥见那小子在我后边绕圈,卧槽你以为你是猴子大王巡山呢???
一米八的终究跑不过两米的,很快,我的血也一顿掉。
那个小子在我打架的时候绕着大圈,见我要挂,他立马上前,boss被这个愣头青整烦了,离开我撞向他。

我得了空赶紧摇人,连忙邀请好友来帮忙。说是好友其实我也不咋熟,但是路见不平你得吼啊。
很快队伍里便出现了请求入队的信息。然而那边的小队长丝毫没有同意的意思。
我立马喊,
“你快同意他们啊!!!”俩频道轮着喊,我都要拿刀砍他了。
奈何人家愣是执意单挑,我只能干着急。
终于,他倒下了,我只能硬着头皮上,再然后,我也躺在了地上。

...等待复活。
复活完毕,我盘腿刚打算恢复一下力气,那小子瞬间又冲上去了。
卧槽!
谁给他的勇气???萌新之力吗?
我看着队伍里的红点欲哭无泪。
我一边加紧恢复,一遍盯着他的血条,这才过一会他又要躺,我立马不顾才回复了一半的血条去找他,这傻小子太实诚了吧。
感觉自己像个揪心的娘,又气又心疼。
轻功用尽,我绕着boss画大圈,偶尔停下来放招,我俩的血条以一种不等比的数量流着,啪叽一声。
嗯,没错,我又躺了。
那小子依然画着大圈看我打,我躺了他又上。
别把,,你还不够他一脚踹的呢。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第二次复活,我心态凄凉的在频道上又发,
“你快同意他们进队。。。”
这次傻小子懂事了,知道看消息了,同意了请求。
于是我看到一个和尚一个暗香还有一个华山出现在身边,冲上战场。
泪流满面。现在那小子应该没问题了,我终于可以放下心回个血了。

然后我得空发文字,给我邀请的人发消息。毕竟不太熟,还是客气一些好。
我内心觉得自己给别人添了麻烦。你
“对方新手,我又太脆,不忍心丢下他。。所以邀请你来,谢谢了。”是群发的。
“嗯,没事。”暗香小姐姐回。
“没关系。”和尚回。
华山没回我,估计忙于杀boss。
终于结束了回合,我赶紧去找了附近的凳子坐下。
把自己的称号改成 “皮脆腰废” 。

过了一会,那个华山回,
“哈哈哈多谢少侠救了我华山弟子。”
?我看了队长一眼,
得,还真是个华山。
“没事,觉得不忍心丢下他一个人。皮脆保护不了他。”
“你还挺善良的啊,小道长。”
感觉小道长这个称呼就像调戏一样,于是我冷着脸硕,
“不许加小,还有,还钱就行。”
——————————————————————————————————————
大概会改一改补一补。我觉得几率过半会写下一章。。。

Ps,钻石组的文我手机里有,但是不太完整一直没发。

《待花开》 -3-

★女性设定 校园向
★主钻石组

——————————————————————————————————————————
       数学老师正在黑板上比比划划,学生们正在按照老师的要求画出几条线。
       “啊,橡皮没带。”前方的法斯低声说到,回过头去借。
       “给。”还没等开口橡皮就被递到眼前,她冲戴雅道了谢。
       “啊......好想要个同桌啊。”擦着铅笔印,6她嘀咕道。互相帮助什么的,这不是同桌应该发展的友谊嘛...
  
      “说起来好像没见过你的同桌呢。。”这都开学两周了吧。
      “叫辰砂是吧?听说是请了病假。”
      “刚开学就这么大病,我倒是想去看看她。顺便让她看看我这个凄苦的孤寡人家。”
      “可不是,听说过段日子学校有什么联欢活动呢,周末就可以报名了。”
      “你们有准备表演什么吗?”
      “还在考虑中,你呢?”
      “还没,话说你们有什么擅长的技能吗?比如弹个琴之类的。”
      “小提琴。”
      “钢琴吧。”
      “我啥都不会啊...”乐器那么麻烦的东西...才不学。
      “法斯酱可以试试口才表演之类的。”
      “可是口才表演一个人没什么意思诶...”
      “小戴雅如何?”
      “诶?我...会一点民乐,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戴雅唱歌怎么样?声音很好听啊。”
      “这样吧,既然或多或少都会点乐器,我们下午就去音乐室去试试手,说不定能来个组合。”
       大家点头赞同。
    
      “波尔茨会小提琴啊,真厉害~这次要不要上台展示一下?”戴雅崇拜的看向她。
      这满眼泛光是怎么回事...她避开眼神,有点僵硬的说,
     “...不了。”
      “诶?明明是很棒的才能呢...我很期待的说...”
      察觉出对方语气明显变得失落,她居然鬼使神差的说,
       “...有机会,单独拉给你听。”说完她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说了什么,觉得匪夷所思又觉得太过亲密,连忙补上一句解释,
       “我不喜欢人多。”
       “哇!那我好荣幸!”对方那星星眼又看向她,波尔茨局促的瞥开。

       不适应这样的眼神,仿佛自己的一切都被照耀,丑陋阴暗的角落被发现,接着被包容。所以她不对视,就像黑夜躲着光。
      她不自觉的软化,退却,接着为自己这样的变化感到诧异。
      拒绝她好像是很难开口的事。
       或许她下意识避开温暖的太阳,选择继续抱着冰冷的自己,不愿接受。

       然而年少就是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同龄人,她们同你一样,是纯质的,懵懂的,你们相互影响着。或许会有一些矛盾,但这就像碳酸饮料里的气泡,从底部上升,爆开,最后归于平静。

        说出口的话也是,或许早已消散于午后的大笑中去,也或许被有心者深埋于心。
       可不管怎样,
       承诺一旦出了口,可是需要去兑现的啊。
  

       自习室的小小发挥,几个人决定了表演的形式。
       学习委员和生活委员两个人合奏单簧管。
       双胞胎姐妹展示跳舞。
       戴雅唱歌,老大哥负责弹琴伴奏。
       还有其他的一些节目。
       宣传委员听闻此事,立马热切的要给她们设计演出服装,经不住她的激情大家纷纷答应。

        戴雅正看着窗外,发呆的想着什么曲目比较合适,目光慢慢收回,突然在窗边发现了几缕头发。
        “咦...这是...”她凑过去看。
       窗子下是个暗红色的脑袋,好像是个女孩子,靠在墙根低着头,头顶的发丝被风吹的一动一动的。
      戴雅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动声色的写了个纸条团成团扔下去。
      被砸中的人摸了摸脑袋找到了可疑之物,她打开看,
      “你是我们班的同学吗?怎么不进来上课啊。”
      简直跟玩手机被主任在门后面窥视一样惊悚,她被吓得立马回头,就看到了戴雅自带圣光的脸。
      她顿时瞪大了眼睛,好像看到了吃人的怪物,向后跌坐,又蹲着往前蹭了几步,然后一溜烟的跑了,生怕别人看见似的。
      “...”
      戴雅僵住了笑容,收回了想打声招呼的手,甚至有点委屈。
      于是她拽拽同桌的袖子,问,
      “我有哪里很吓人吗?”
      “...啊?”
         ————————————————————————————————————
补充了内容
我仿佛在铺一步大棋2333
我尽量清明节期间把文进行到几对(划掉)人的故事都叙述。

《待花开》 -2-

★女性设定  校园向
★主钻石组
————————————————————————————————————————————
       “早上好!”
       “早上好,法斯酱~”
        拉开凳子,放下书包,戴雅准备把第一节课的东西准备好,正看到一抹欣长身影走来。
        “早上好~波尔茨。”她冲她一笑。
        “啊...早上好。”被那样纯净的笑容恍了恍,波尔茨停顿一下,继而打招呼。

        正想向戴雅吐槽昨天班主任的发型的法斯,见到她撇撇嘴,“切,冷面女来了啊。”
        “哐!”刚要坐下的波尔茨把书包往课桌上一立,身体前倾,表情有点危险,
        “你说什么?小矮子?”
        “哈?敢说我是小矮子?冷面女说的就是你啊,不然叫你不良?啧啧,这个表情是挺像的,来,再凶一点。”法斯本来看那个表情有点退却,但听到这话也蹭的站起来,手比划着对方的脸,一副气死你不偿命的样子。

        波尔茨啪的打掉面前晃来晃去的手,嘲讽到,
        “说你矮啊小不点,看着就比姐姐小,回去多吃点核桃长长个儿。”手还在对方脑袋上比了比。
        “核桃跟长个有什么关系...等等!你是在说我脑子不够用是吗!”上一秒还在思考这人力气还挺大的法斯并没立刻转过弯。
        “呵呵。”波尔茨不说话,脸上摆着“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的表情瞅着她。

        “啊...那个...”戴雅无措的举着手,左看看又右看看,不知道该帮谁说话,
        “那个...小矮子什么的...论个头的话我应该是最矮的吧...”
         她也站起来,说着抓着波尔茨的手,从她脑袋的地方移动到波尔茨身上的同样高度。
        “看,差了这么多诶,波尔茨。”她抬眼看去。

        抓着自己的手小小的,轻轻的,软软的。像有羽毛轻柔的拂过,心房痒痒的。而那双眼眸,也干净的如清澈的泉,波纹一圈圈荡去,撞向她。
      波尔茨低头注视比自己矮了不止一点的戴雅,想着,

        的确很小。

        越来越爆炸的气氛也似乎被隔了一隔,悄悄退热。

        “喂我说你们一大早上就这么火热啊,盛夏可是刚过啊。”一个声音响起。
        波尔茨顿时抽回手,看向走来的女孩。
        “嘛,露琪尔,年轻人有点活力多好啊,不像你我一天天都快像个欧巴桑一样了。”另一个有着灿烂红发的人一下子揽着她的肩膀说。
        “话说应该是我们最大吧?这个傻女人为了等抱病在床的我,晚了一年考试。唉真是...所以你们都多大啊?咱们来讨论讨论。”她挂在露琪尔身上,一副老大哥的样子。对方略有嫌弃的斜视她,并没有推开肩上的胳膊。

        很英气的女孩,声音也是偏中性的。戴雅在心里赞美,也是很自信的人呢。
         “小法斯,你多大啊?”大哥问。
        “我是....”法斯也似被这魅力折服,开口回答。
        众人也纷纷说明自己的出生年月。
        “诶!波尔茨居然比我还小。”戴雅惊呼。
        哼,看那“老子最强尔等都是宵小”的样子以为她多大呢。法斯暗搓搓想。
        “你看吧,果然是咱俩最大,唉。”
        “可是你们很沉稳呢,真好。”戴雅真诚的说。
        “小戴雅说话真好听~真想把你抱怀里揉一揉呢。”老大哥笑眯眯的看向她。
        “诶???”戴雅眨眨眼睛呆愣住。
        “把你荷尔蒙收一收,别吓到人家!”露琪亚用胳膊肘轻怼了对方一下。

        “都静一静,要上课了。”她们的班主任,金刚老师拍拍书本走进教室,站上讲台。
        于是她们散去在各自座位坐好。
        法斯偷偷比了比讲台男人,又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冲戴雅撇嘴翻了个白眼。

        “噗。”戴雅被逗乐了。笑着翻开书准备听课。

        波尔茨正低头对着自己的手发呆。

      自己性子偏冷,基本上没有几人与她有过什么亲密接触,甚至主动互动。她也不屑去拉拢那种表面如胶似漆天天黏在一起的朋友。

        她回想着刚刚被抓着的手蹭过戴雅的头发。也是柔柔的,软软的。晨光怜爱的照在上面,看起来暖洋洋的,透明的像要消失掉。

        像它的主人一样。

        那是与她完全相反的,柔和又包容的气息。
    
       她把双肘支在桌面,慢慢捂住了脸颊。

————————————————————————————————————————————
温水煮。。。咳咳,
你看的不一定是成稿因为我可能多次阅读后多次更改2333
之前想的那些片段都是后来的事,中间过渡完全没有梗。。慢慢想吧。。
真的是每得颗小红心我都会激动一会,谢谢喜爱~欢迎评论~

《待花开》 -1-

★女性设定 校园向
★主钻石组
——————————————————————————————————————————————
       高中生活该是怎样的呢?戴雅坐在窗边注视着天空时不时去想。会不会如同电视剧那样,有一群仗义的同学,有一堆好玩的活动,有一场不小心的邂逅......

        其实那些都无所谓的。

        她只希望,能和其他人相处的很好,而不是自己站在女孩们围成的小圈子之外,听着,看着,好奇着她们为何而乐,却也只能站着观望。以至于课下的时间自己只能低下头去看书,来消遣时间,一晃三年。

        现在,她听着前桌这个叫法斯的女孩儿的喋喋不休,想着:
        这回的学校生活该有所不同了吧。

        “你可真白啊...眼睛也好精致呢...”这是交换了名字之后对方的第一句话。
        “诶?谢谢...”突如其来的赞美让戴雅小小的害羞了一下。风从窗外吹进来,戴雅轻抚了一下头发。
        然后这个人就如同拉开了话匣,从“你从哪里来”到“你喜欢什么动物”展开了全方位多领域的问题解析。
        她的语气并不是很热情,有一种懒懒的感觉,但眼神是亮晶晶的,似乎对问题真的很认真。戴雅渐渐也放松下来,与她聊天。
        “如果非要养一种动物,我选择乌龟,什么狗啊猫啊的好麻烦,要洗澡还要打针,还有味道,养鸟又睡不好...乌龟好,嗯!不过我是不讨厌猫狗啦...”对方又补充道。
        噗,真是个怕麻烦的人呢。虽然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健谈的人有点奇怪,但是戴雅还是顺着她的话题说下去,
        “养乌龟的确简单啦,但是不觉得有点寂寞吗?毕竟乌龟不能陪你玩跟你说话呀。”
        “这样说也对,不过...”
        “我可以做这里吗?”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插入,瞬间打破了和谐的冒泡的气氛,她俩回头看去。
 
        来人一袭黑长直发,已经过腰,身材高挑站的很直。她没什么表情,眼睛狭长,眼尾微微上挑,手指着戴雅的位子,颇为严肃,语气冷静的好像是说了表示“我想坐这里”的陈述而不是个询问。

        周围几乎已经坐满了,靠窗的一列除了她这排同桌都已经齐了,所以黑发直接来找她。

        戴雅正注视着对方漆黑的眸子发愣。
        “喂...”对方皱了下眉头。
        “啊,不好意思,可我...”
        “喂,我说你这人不太礼貌吧?我们熟吗?戴雅也喜欢坐在这里凭啥让给你呢?称呼呢?请求的时候应该是这种脸色吗?”
       旁边的法斯直接一嘴连珠炮把她想说的话截了去,她可看不下这种无形装逼的人,看着就不爽。何况几分钟前戴雅告诉她她喜欢坐在窗边。
       黑发被怼的愣了一下,戴雅好像听到一声“嘁。”本来以为还会争扯一下,然而对方丢下一句“波尔茨。”就坐下了,在她旁边。
        法斯没想到对方这么果断,接下来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挠挠头看看戴雅转过去了。

        戴雅打量着她的侧面,鼻子尖尖的,脸型偏长且弧度小,这个人自带孤寒的气场,还有与她完全相反的,她所向往的那种自信的气场。
      她在想对方会不会在生气,会不会因此反感,她不希望她和同桌以一场不算愉快的开始来过接下来的生活,所以她写了个条然后递过去。
      波尔茨正在等待班主任进来讲话,感觉袖子在动,低头是一张纸在上面戳又戳,她转眼去看,戴雅已经不再看她低着头。于是她看向纸条。
         “法斯性子直爽,你不要放在心上啊,我的确很喜欢靠窗户不好意思...我们一周换一次座位怎么样?”中间还画着很多小表情。
         她本来也没想什么啊...一个座位而已,波尔茨有点无语。不过她好像很放在心上的样子,看着那几个有圈圈眼睛的小表情又觉得有点可爱。她想对方一定现在有点焦急,又有点小心翼翼,像这个纸条一样。勾了勾嘴角,她回写。

        戴雅也确实如她所想的那般正在纠结结果,她在想如果对方当没看到怎么办,对方嫌麻烦怎么办,或者她会说什么“不需要”之类的话。就看到纸条被推了回来。
         “好。”字体也是娟正流畅,如她本人的洒脱。

        心里的忐忑瞬间褪去,心房都亮了亮。戴雅笑了。原来也不是看上去那么难相处嘛。

        这个高中生活,也许可以期待一下了呢。
        她想。

—————————————————————————————————————————————
我是一个喜欢读自己写的东西很多遍然后经常修改的作者,因为当时可能没有用足够的语言来表达出我想表达的。所以第一次看文的人,基本上看的都不是成稿2333
欢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