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

无人必拖 是病得治

《待花开》 -3-

★女性设定 校园向
★主钻石组

——————————————————————————————————————————
       数学老师正在黑板上比比划划,学生们正在按照老师的要求画出几条线。
       “啊,橡皮没带。”前方的法斯低声说到,回过头去借。
       “给。”还没等开口橡皮就被递到眼前,她冲戴雅道了谢。
       “啊......好想要个同桌啊。”擦着铅笔印,6她嘀咕道。互相帮助什么的,这不是同桌应该发展的友谊嘛...
  
      “说起来好像没见过你的同桌呢。。”这都开学两周了吧。
      “叫辰砂是吧?听说是请了病假。”
      “刚开学就这么大病,我倒是想去看看她。顺便让她看看我这个凄苦的孤寡人家。”
      “可不是,听说过段日子学校有什么联欢活动呢,周末就可以报名了。”
      “你们有准备表演什么吗?”
      “还在考虑中,你呢?”
      “还没,话说你们有什么擅长的技能吗?比如弹个琴之类的。”
      “小提琴。”
      “钢琴吧。”
      “我啥都不会啊...”乐器那么麻烦的东西...才不学。
      “法斯酱可以试试口才表演之类的。”
      “可是口才表演一个人没什么意思诶...”
      “小戴雅如何?”
      “诶?我...会一点民乐,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戴雅唱歌怎么样?声音很好听啊。”
      “这样吧,既然或多或少都会点乐器,我们下午就去音乐室去试试手,说不定能来个组合。”
       大家点头赞同。
    
      “波尔茨会小提琴啊,真厉害~这次要不要上台展示一下?”戴雅崇拜的看向她。
      这满眼泛光是怎么回事...她避开眼神,有点僵硬的说,
     “...不了。”
      “诶?明明是很棒的才能呢...我很期待的说...”
      察觉出对方语气明显变得失落,她居然鬼使神差的说,
       “...有机会,单独拉给你听。”说完她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说了什么,觉得匪夷所思又觉得太过亲密,连忙补上一句解释,
       “我不喜欢人多。”
       “哇!那我好荣幸!”对方那星星眼又看向她,波尔茨局促的瞥开。

       不适应这样的眼神,仿佛自己的一切都被照耀,丑陋阴暗的角落被发现,接着被包容。所以她不对视,就像黑夜躲着光。
      她不自觉的软化,退却,接着为自己这样的变化感到诧异。
      拒绝她好像是很难开口的事。
       或许她下意识避开温暖的太阳,选择继续抱着冰冷的自己,不愿接受。

       然而年少就是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同龄人,她们同你一样,是纯质的,懵懂的,你们相互影响着。或许会有一些矛盾,但这就像碳酸饮料里的气泡,从底部上升,爆开,最后归于平静。

        说出口的话也是,或许早已消散于午后的大笑中去,也或许被有心者深埋于心。
       可不管怎样,
       承诺一旦出了口,可是需要去兑现的啊。
  

       自习室的小小发挥,几个人决定了表演的形式。
       学习委员和生活委员两个人合奏单簧管。
       双胞胎姐妹展示跳舞。
       戴雅唱歌,老大哥负责弹琴伴奏。
       还有其他的一些节目。
       宣传委员听闻此事,立马热切的要给她们设计演出服装,经不住她的激情大家纷纷答应。

        戴雅正看着窗外,发呆的想着什么曲目比较合适,目光慢慢收回,突然在窗边发现了几缕头发。
        “咦...这是...”她凑过去看。
       窗子下是个暗红色的脑袋,好像是个女孩子,靠在墙根低着头,头顶的发丝被风吹的一动一动的。
      戴雅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动声色的写了个纸条团成团扔下去。
      被砸中的人摸了摸脑袋找到了可疑之物,她打开看,
      “你是我们班的同学吗?怎么不进来上课啊。”
      简直跟玩手机被主任在门后面窥视一样惊悚,她被吓得立马回头,就看到了戴雅自带圣光的脸。
      她顿时瞪大了眼睛,好像看到了吃人的怪物,向后跌坐,又蹲着往前蹭了几步,然后一溜烟的跑了,生怕别人看见似的。
      “...”
      戴雅僵住了笑容,收回了想打声招呼的手,甚至有点委屈。
      于是她拽拽同桌的袖子,问,
      “我有哪里很吓人吗?”
      “...啊?”
         ————————————————————————————————————
补充了内容
我仿佛在铺一步大棋2333
我尽量清明节期间把文进行到几对(划掉)人的故事都叙述。

评论
热度 ( 5 )

© 岁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