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

无人必拖 是病得治

《滴水之恩,师父来报》-2-(武华武)

嗯最后大概是华武 到此还比较模糊
——————————————————————————————————————————
    小子打本之后连升好几级。
    他半个身子都在华山身后,仰头盯着。
    我瞅着他那个崇拜的毛茸茸亮晶晶的眼神,摸了  摸胳膊。还是语重心长的说,
     “小兄弟下次不要勉强,多点人在打,最好有个奶妈,比较稳定,啊。”
    ...
    没有回应。

    对方连眼风都没给我,依然保持那个角度少女动春心般仰视着他的师兄。
    现场静默了几秒。
    “说话,人家在教导你。”那个华山回头拍了他一下。
    小子瞬间收了所有少女表情,面无表情的一作揖,
    “道长说的是。”
    然后又瞪大眼睛盯着。

    ...我肩膀上的毛要不要借你当个尾巴摇一摇??
    陪你出生入死死了又死依然不离不弃的是你爸爸(划掉)道长我。
    有了爹忘了娘(?)吃里扒外(?)的小兔崽子。
    。。算了,谁让我修为低呢。
    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舍弃生活玩家的身份,投身于升修为的大事。

    大概是看到了我憋屈的面部表情,那华山哈哈一笑,连带着硬朗的头发轻微颤动,他一把揽过小华山的肩,对他说,
    “对你好的人,不可忽视,记住了。”又对我说,
    “小道长,万里去?”
    我恨不得把这个夺我所爱(?)的家伙打进土里,那还想跟他呆在一起自己尴尬。可是转念又想看看他厉害到什么程度,遂答应。
   骑马的时候他回头向我看来,
    “本人风巽,敢问道长。。”
    “萧寒。”我冷淡落下俩字。

    嗯,我见识到了。
    确认过眼神,是我打不过的人。
    我大招都没攒够,就结束了。于是只能在任务间歇答题收些铜钱。
   坐在椅子上,捧着刚上的清茶,我瞟向对面光芒更圣的星星眼,心里呵呵一笑,又坐远了些。

     风巽仰头灌下一杯热茶,满足的把茶杯放在桌上。他旁边的小华山也学着他的样子要灌下肚子,却在下口时猛烈咳嗽起来,我连忙起身要给他拍背。
    “你别勉强...”说完我就想打自己脸,nm别人都不在意你,你还颠颠往前凑。手没碰着背,倒是碰到了风巽也拍上去的手,手掌与手背相贴,我连忙移开。
    奇怪,都说华山天寒地冻,本以为那里的人体温也会受影响,怎这般暖和?
    我这边正在愣神,想着刚刚摸到的微凸起的血管,那边却已经换了场景。

    风巽连拍了几下,等他气平了平,道,
    “刚才一路,我瞧着你反应还算灵敏,筋骨尚可,多加修炼必不会差的,你可愿拜于我门下?”
    小子刚喘口气又咳起来,咳到脸涨红。
    “我!咳咳咳...我愿意!”
    “好!”风巽一拍桌子,冲我道,
    “寒道长来做个见证吧。”
    “...啊?”发个呆的功夫,我错过了什么?
    “帮个小忙。”他笑着说,露出一排白牙,明朗的让我说不出拒绝的话。

    寻了夫子庙,我站在一旁见证了这师徒关系的产生。心里泛起淡淡羡慕。早年独闯江湖,哪里知道拜师父,不过弯弯绕绕跌跌撞撞的也这么走过来了。这小子,真是好运。
    礼毕,我走上前对他说,
    “听话,你定能成大器。”
    “嗯。”小华山这次对我笑了,重重点头,很真诚笃定。
———————————————————————————————————————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哈
本来短完的我估计还得有下一更了,嗯应该是华山成男撩人专场。
明天再修补一下。

评论 ( 1 )
热度 ( 3 )

© 岁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