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

无人必拖 是病得治

《久伴》(下)(女暗云)

        我真的是佛系萌新,打架什么的都不懂的。
     大概长了一点,日常塞不下啦。
================================================

       自那天起,但凡卿倾出现,只要暗香在便会跟她打招呼,接着开始组队一条,队长永远给卿倾。

      每次打怪卿倾都紧紧盯着那紫光闪动的前锋,生怕她一个不小心被打了个高伤害。然而并没有,虞兮打的凶猛,也躲的灵活。她握紧的灯松了松,这才去看别的队友,及时疗伤。

     做完了所有任务,队友渐渐全部离开,她们又开始四处游走。两个人,就这样一个没啥目的的溜达一个没啥想法的跟着,也没什么话。

      不过有一点不会变,就是每次结束后,暗香都会主动抱抱她。



       第一次的时候卿倾被那个调戏的动作弄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摆。多抱几次也就习惯了。

       她对虞兮说,总有一天也要弄个抱抱,看看会不会如此调戏她。

        “我抱你就行。”

        短短几个字轻飘飘地堵住了所有嬉笑的话。

       唔。。活到这么大,没人教她该如何处理这种话。她也只能低下头去尽可能藏起脸上飞霞。
     


      实在不知道去哪,卿倾就把队长交给虞兮。她乐于这么不紧不慢的闲逛,一来她着实是哪都没去过,看到暗香那个围墙都会赞叹一句好高,二来,她并不是很喜欢那风烟瞬息过的江湖。


       虞兮不仅武功好,轻功也是甚是熟稔。她带着她飞去鸡鸣寺塔尖,先一步稳稳的站在了那最高顶端。

        卿倾总是滑下去,便放弃了追随,停在了塔座上。她觉得是一样的高空壮阔之景,一人之距无差。也不知旁人执意登那塔尖作甚。

       从这可以俯瞰大片金陵之地,风甚至那孩童放的纸鸢,就飞在她身前。登高望远,心神开阔,便觉得那些平日的小打小闹小委小屈都不算个事。

       她坦言自己轻功不好,从不去爬楼。暗香便要教她,顺便把地点定在鸡鸣寺。

       “这里,直接四段跳。”

       “按住方向键再跳。”

       “我带你一遍,落地之前小心,不要摔伤了。”

       “唔。。我尽量。”

       然而还是残了个血,眼前一片红色。卿倾随意给自己放轻功回血,开始思考。

        ...奇怪,每一步都是按照暗香提醒的去做,怎么就飞不高呢。卿倾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暗香又一次示范。

       蹭着墙皮落下,再跳起。就这样快半个时辰,都处于反复横跳却连个房檐都没摸着的状况。墙皮都变白了。

        这时暗香的声音传来, “必须是快跑模式才能三段。”


        ...她擦了擦汗,有股莫名的劲冲上头。

        干吗?

        打她。

        “你怎么不早说!!”她顶着一张长时间上下运动之后红扑扑的脸。

        “额。。忘了。”暗香的武功以快很准为原则,向来是要求速度为上,从不去刻意记这个问题。

        大概第一次看卿倾发火,虞兮惊了一下,窘迫的偏过头去。

        然后又抬头小声说了句,“...真可爱。”

        “......”她顿时又不知该怎么发火了,却还是恶巴巴的说,

        “...想打你。”

        “嗯,打吧。”对方回的也爽快,老实的离她几丈远,背刀于身后,站着立好不动了。

         ......卿倾最终没有插旗,放弃了白打的权利,虚晃了一下灯,又叹口气放下,转身练习“真正”的轻功去了。

        暗香摸摸鼻子,步伐微移跟在她身后,默默看着她飞起。反正,她是看不到的。



        果然,卿倾觉得身体轻盈了不少,稍作练习,她便踏上了塔旁的屋顶。调整呼吸向着塔跳去,发现也不是什么天大难的事情。

        “...咳。”她张嘴要道谢,谁知对方说了句可以的,又要带她去一处华山秘密之地。

       是一处难寻的地下,当她一脸懵的看着自己顺空的血条才意识到这地方,不是地下三尺的程度。

       这时暗香才说,“...小心它很深。”

       ......卿倾又开始觉得手里的灯蠢蠢欲动。

       ......暗香又开始摸鼻子。

       “咳,你好可爱。”

       “...没事说我蠢也行。”

       “可爱,超可爱的。”

       她们一起把宝藏埋在这里。


       卿倾喜欢蓉蓉姐,时不时就要去给她送些小礼物,虞兮便顺路带她去看中原的大风车。

       她在风车上跳来跳去,新奇的不得了,累了便跃上顶去找暗香,就地一趴,开始叨咕,

       “真不知道为何那么多人都喜去嫖蔡。。蔡什么来着?我就不感兴趣。”她的下一句是我就喜欢蓉蓉姐这样的,没等她出口,旁边暗香就随口答,

       “嫖我就行。”



        ......假暗香吧。她心一梗,慢吞吞的说,

       “唔。。不会。”

       “嘤嘤嘤。”

       摔!这个又会调戏又会卖萌的暗香不是兰花先生亲自捡的吧!自己偷摸溜进去的吧!她也来了劲,一个起身,手拍在虞兮肩膀上,

       “乖乖躺好??这样??”

       “躺好了。”虞兮哧溜一下躺在她脚边,卿倾感觉自己的裙子都能飘到她的脸。

       “。。下一步,脱光!”她硬着头皮说,却也有点装不下去了,瞥了几眼要转到天荒地老的风车的风车。

      ...这东西是不是越转越快了???

       “脱咯。”虞兮的声音瞬间又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这么快,转眼间地上的人只穿了见淡薄的白裙,连鞋子都不见。

       “...还真能脱啊。”她深吸一口气。

       “下一步...下一步...”完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暗香适时飘来六个点。

       “啾!”她突然蹲下去飞快亲了虞兮的额头一下,却没想到声音这么大,顿时又羞又尬。

       地上那人善解人意的解了围,也给了她一个巨大响声的额头吻。不,是三个。

       “啾啾啾!”

       ......她觉得自己也要变成那转圈的风车开始晕头转向了。

      “你一点都不攻。”她指望能突破对方自尊心。

      “论剑的时候很...其他时候就不了。”

      “...啧。”好像没什么卵用的样子。


      偶尔卿倾会调皮一下。金陵完成任务,她看虞兮没跟随,便偷摸的要去躲在三生树后,想看对方会如何反应。

        谁知还没到目的地,对方便瞬移到她旁边来了。这使刚跑起来的卿倾挫败一瞬,闷闷的说,

       “我刚要藏起来。”

       “你要藏哪。”是个不是问句的疑问。虞兮也没要她答,接着说,

       “我都会找到你的。”

       “该遇到的总会遇见。”

       这本该是嬉闹的一出被这几句话一撞,生生变了味道,海誓山盟一般。

       恰巧又是在三生树下,这棵不知寄寓了多少人情丝的古树,正柔柔的摇曳着枝杈,沙沙响着。

       卿倾有些尴尬,胡乱想找点事情说,偏偏触景生情想到了前些日子的踏青节,

       “我,,我那个,之前踏青节都没做过,找不到人找的人又有人了,就放弃了,也没咋来过这里......”
       “没关系,以后有我了。”

       完了,自己,大概是去哪里都躲不掉了。




尾声

       她们又一次在十二连环坞的小篷船上躺着,贴的极近。

      这是卿倾觉得最安心的时刻,什么都不用想,就随着船感受水波轻动,和身边人的呼吸就够了。

      “这是要同床共枕吗?”暗香三分欣喜的说。

      “唔,没有被。”才不要被撩拨动摇。

      “天为被。”

      “水为床...等会。”

      卿倾接完才反应过来好像方向要不对了,赶紧打住的开始说哪颗星星最亮。

      虞兮轻笑了几声。


      静静待了一会,虞兮突然说,

      “想把你娶回暗香。”

      “...诶?”

      她们所在的船就在岸边,虞兮便跳上了岸。

      正了脸色,将双刃解开举过头顶,又插入地面,手移到胸口,虞兮郑重的开口,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愿娶卿倾为妻,今生今世只对她一人好。”

        卿倾没想到这一出,无措的愣了好一会,然而当她一抬头撞入对方的眼睛,就知道,自己是拒绝不了的。

       那双眼睛里,有杀伐锤炼出的冷峻无畏,有门派教养出的果断淡薄,也有恰逢良人的迷恋柔情。

      她暗笑自己,不是已经陷进去那么多次了吗。

      她不再犹豫,也坚定的望着对方。将青灯放在虞兮的匕首旁。

        “江湖有我,久伴卿侧,吾亦心悦于汝。”


        虞兮牵起卿倾的手,将手指一根一根嵌入对方的指缝中,像要将对方的灵魂也如此,纠缠难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而那连耳尖都发热的人,思绪却飘到更远的将来,仿佛看到她们依然并肩而行,穿过黄昏与树林的画面,遂笑着回应,

       “春夏渡舟,秋冬煮酒。”

       一年四季之滋味,均要与你细细品过。


       这江湖有你,久伴与我,踏一踏又何妨?







     “...等等你脱这么快的吗?”

     “嗯,迫不及待了呢。”

     “...”

评论 ( 1 )
热度 ( 4 )

© 岁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