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

无人必拖 是病得治

《待花开》 -1-

★女性设定 校园向
★主钻石组
——————————————————————————————————————————————
       高中生活该是怎样的呢?戴雅坐在窗边注视着天空时不时去想。会不会如同电视剧那样,有一群仗义的同学,有一堆好玩的活动,有一场不小心的邂逅......

        其实那些都无所谓的。

        她只希望,能和其他人相处的很好,而不是自己站在女孩们围成的小圈子之外,听着,看着,好奇着她们为何而乐,却也只能站着观望。以至于课下的时间自己只能低下头去看书,来消遣时间,一晃三年。

        现在,她听着前桌这个叫法斯的女孩儿的喋喋不休,想着:
        这回的学校生活该有所不同了吧。

        “你可真白啊...眼睛也好精致呢...”这是交换了名字之后对方的第一句话。
        “诶?谢谢...”突如其来的赞美让戴雅小小的害羞了一下。风从窗外吹进来,戴雅轻抚了一下头发。
        然后这个人就如同拉开了话匣,从“你从哪里来”到“你喜欢什么动物”展开了全方位多领域的问题解析。
        她的语气并不是很热情,有一种懒懒的感觉,但眼神是亮晶晶的,似乎对问题真的很认真。戴雅渐渐也放松下来,与她聊天。
        “如果非要养一种动物,我选择乌龟,什么狗啊猫啊的好麻烦,要洗澡还要打针,还有味道,养鸟又睡不好...乌龟好,嗯!不过我是不讨厌猫狗啦...”对方又补充道。
        噗,真是个怕麻烦的人呢。虽然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健谈的人有点奇怪,但是戴雅还是顺着她的话题说下去,
        “养乌龟的确简单啦,但是不觉得有点寂寞吗?毕竟乌龟不能陪你玩跟你说话呀。”
        “这样说也对,不过...”
        “我可以做这里吗?”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插入,瞬间打破了和谐的冒泡的气氛,她俩回头看去。
 
        来人一袭黑长直发,已经过腰,身材高挑站的很直。她没什么表情,眼睛狭长,眼尾微微上挑,手指着戴雅的位子,颇为严肃,语气冷静的好像是说了表示“我想坐这里”的陈述而不是个询问。

        周围几乎已经坐满了,靠窗的一列除了她这排同桌都已经齐了,所以黑发直接来找她。

        戴雅正注视着对方漆黑的眸子发愣。
        “喂...”对方皱了下眉头。
        “啊,不好意思,可我...”
        “喂,我说你这人不太礼貌吧?我们熟吗?戴雅也喜欢坐在这里凭啥让给你呢?称呼呢?请求的时候应该是这种脸色吗?”
       旁边的法斯直接一嘴连珠炮把她想说的话截了去,她可看不下这种无形装逼的人,看着就不爽。何况几分钟前戴雅告诉她她喜欢坐在窗边。
       黑发被怼的愣了一下,戴雅好像听到一声“嘁。”本来以为还会争扯一下,然而对方丢下一句“波尔茨。”就坐下了,在她旁边。
        法斯没想到对方这么果断,接下来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挠挠头看看戴雅转过去了。

        戴雅打量着她的侧面,鼻子尖尖的,脸型偏长且弧度小,这个人自带孤寒的气场,还有与她完全相反的,她所向往的那种自信的气场。
      她在想对方会不会在生气,会不会因此反感,她不希望她和同桌以一场不算愉快的开始来过接下来的生活,所以她写了个条然后递过去。
      波尔茨正在等待班主任进来讲话,感觉袖子在动,低头是一张纸在上面戳又戳,她转眼去看,戴雅已经不再看她低着头。于是她看向纸条。
         “法斯性子直爽,你不要放在心上啊,我的确很喜欢靠窗户不好意思...我们一周换一次座位怎么样?”中间还画着很多小表情。
         她本来也没想什么啊...一个座位而已,波尔茨有点无语。不过她好像很放在心上的样子,看着那几个有圈圈眼睛的小表情又觉得有点可爱。她想对方一定现在有点焦急,又有点小心翼翼,像这个纸条一样。勾了勾嘴角,她回写。

        戴雅也确实如她所想的那般正在纠结结果,她在想如果对方当没看到怎么办,对方嫌麻烦怎么办,或者她会说什么“不需要”之类的话。就看到纸条被推了回来。
         “好。”字体也是娟正流畅,如她本人的洒脱。

        心里的忐忑瞬间褪去,心房都亮了亮。戴雅笑了。原来也不是看上去那么难相处嘛。

        这个高中生活,也许可以期待一下了呢。
        她想。

—————————————————————————————————————————————
我是一个喜欢读自己写的东西很多遍然后经常修改的作者,因为当时可能没有用足够的语言来表达出我想表达的。所以第一次看文的人,基本上看的都不是成稿2333
欢迎讨论~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岁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