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

无人必拖 是病得治

《久伴》(女暗云)

悬赏来的缘分???现实和游戏混插 可能有点乱
改了改会有后续
——————————————————————————————————————————
卿倾是个低调的云梦姑娘。

偶尔挑几个任务做做,既不去关注江湖之事,也不去勾搭江湖侠士,修为随缘升。

大佬那么多,不差她一个。

江湖啊。。这么乱,茶馆听书,什么兄弟阅墙,情仇恩怨,背信叛道。

一报还一报,何时了?

她不想入的太深。看过不同的人的将死之时,最后的眼神,流露的都是,

想活着。

那又何必糊涂一遭?


打麻衣必会申请有高修师姐的队伍,如果队里只有她一个云梦,她会弱弱的在队伍里说,

“唔。。奶不够我尽量奶。。”

有时队伍里的高修大佬们会说,

“不慌。”武当道长淡定说。

“没事。”华山剑客自信道。

随便奶几口也就过了。


有一天她生出个梦想,立志奶人。

她不想打架,只希望能安安稳稳的救治别人,于是变得勤快起来,天天跑任务一条,与师姐们讨论医术。

修为渐渐升了起来,打本也慢慢有了底气。

她因门派任务跑过各个帮派,路过暗香的时候总在想,这么黑漆漆的天也不知道他们轻功会不会撞树之类的。

再有就是江湖闯的多了,经常被秀,久来久之也略有羡慕,有了待良人的想法,遂去寻问师姐。

师姐说“多皮就会有故事。”

思考一会,她把头衔改成了“唔。。抱抱?



就这样过了两天,再一次打完只有她一个云梦的麻衣后,她挂机去买饭。

在上线看到20多条消息有点蒙,她把饭放下,刚要看
消息就发现自己正被散发紫色幽光的技能环绕着。

血条刷刷掉。

???

她原地复活了一下,去点消息,是两个暗香女侠。一条条翻。

第一个叫虞兮的女侠半个时辰之前就发了消息。

“小姐姐,那个。。接了你的悬赏,能脱下装备吗?”

“小姐姐??”

“你。。你别挂机啊我不忍心下手。。”

“在不在。。”

“。。我要没时间了对不起了。”

她内心一串“???”,赶紧打字,

“???什么情况。”

“你被悬赏了,等你脱装备等了好久。”

“我要完成悬赏任务,必须杀你一次。”

“我。。我我在买饭。。。”

“......”

“对不起。”

“不是。。什么情况我为啥被悬赏??谁?”

“不知道。。你可以看看墓碑。”



她又去看另一个女侠,内容差不多,不过最后一句是,

“怎么回事??我还没动手你就死了。。”

她内心又好气又好笑,回

“噗,另一个暗香女侠下的手,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我这是第二次接单,小姐姐帮我完成下任务行吗...”

“那你等我脱了吧。”各行各业都不容易啊。。她没多大抵触。

自己这个义士也只能打打搞事的江湖闲人。

全卸下,她说可以了,暗影便动手。

完毕,这个暗香道了谢,顺便送了她一朵木芙蓉便离去。



她听暗香虞兮的话去找自己的碑,第一个写着1,第二个写着恶心。

唔。。还是想不出来谁能这么烦她。

她回复暗香墓碑的字,暗香给她提建议。

“你可以想想得罪了什么人。”

“我都不认识谁啊天天兢兢业业打本。。。”

“那也许是你打本没奶住队友他们记仇了??”

“不能吧。。我奶不动之前都会说一句,而且一般都是大佬也没啥事啊。。”

暗香发来了组队邀请,她同意了,选择跟随。

这时她才发现这个叫虞兮的暗香一直在她墓碑旁边。

“算了想不到。。就这样吧。”



这时对方发来了抱抱申请。同意。

“///”她环着她的脖子,近距离看着她。

微微上挑的眼角,画着一抹淡红。嘴角也是上调的,细长的眉却不是扬起,而是微坠。

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冷酷寡淡的杀手,倒像是个执笔从针的大家闺秀。

“小姐姐真好看。”暗香笑嘻嘻的说。

“唔。。你才是,很美。”



她抱着她走了长长的一段路,停下了。

卿倾本以为这件事,两个人就到此为止了,准备说告别的话,谁知暗香问到。

“打坐了吗?”

“没。。我不怎么打坐因为找不到。。”

“我带你去吧。”

“。。好。”

就这样,她骑马跟在她身后,与她一起穿过暗香朦胧的薄雾,飞过华山起伏的雪山,掠过云梦清澈的溪涧,踏过林间平坦的小路。

看着她的长发随着动作一甩一甩的飘着,好似随着风要抚到她的脸颊。

鸟鸣,马蹄声,榆树抛下的斑驳影子。莫名觉得安心。

那些疑惑,郁闷和被悬赏的愤怒不知觉悄悄降了下去。

打坐的时候她说自己的称谓本来是立志奶人,这几天才改成抱抱。

暗香问“......是什么让你有了这个改变?”

“唔。。大概寂寞久了。。。”她无奈一笑,突然觉得那个人是因为她的称呼不顺眼才悬她。


最后一个打坐点,

她想道谢又觉得对一个刚刚杀了自己的人说有点别扭。纠结了一会还是把这句话打了出去。

“没事。”她站起来。

“你还有什么任务,我陪你。”

“唔。。打了工,薛家庄什么的。”

“好。”虞兮把队长移交给她。

她并没有选择跟随她,先她一步在前面探着路。

杀敌的时候便永远冲在最前面,双刀飞舞,带起一片血色。

这时卿倾才想起。是啊,她本不是什么纤柔女子,她,生于暗香,奔在江湖。

是来去自由的暗影之风,与她不同。


打完了工,卿倾说了一声。

暗香又问她要不要去划船。

“...好。”


虞兮寻的是个小竹筏,两人的位置。

暗香女侠在身后撑着竹竿,她在前面看着风景。

两个辫子随着风晃动,她看着水纹一圈一圈悠悠的荡开,有点想把脚伸到水里坐在筏上。

还是没忍住这么做了,撩起衣裙小心翼翼的坐下,水像丝绸一样过,很舒服。暗香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看着她。

结束了杀戮的暗香又回到了安静的佳人样子,将刀背于身后。

好闲啊。。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对她这么。。贴心?她想是因为愧疚或者补偿。

木筏已经要到岸边,她问,

“你每次接单都这么安抚受害者吗?”

“不是。”她顿了顿,

“只是觉得你很可爱,就一直跟着你。”

“...(捂心口)”没想到的回答,卿倾错开视线。

师姐,我好像被一个暗香女弟子撩了,甚至心脏怦怦跳怎么办 。

评论(1)

热度(18)